毛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

<samp id="ohxmw"><del id="ohxmw"><div id="ohxmw"></div></del></samp>

<font id="ohxmw"><del id="ohxmw"></del></font>
<i id="ohxmw"><option id="ohxmw"></option></i>

<i id="ohxmw"><option id="ohxmw"></option></i>
<font id="ohxmw"></font>

<i id="ohxmw"></i>

公共戶口讓流動人口在城市再無“后顧之憂”

一則看似不起眼的通知,極有可能成為城鎮化再次加速的契機。
 
據網上6月8日報道,為有效解決暫不具備市內遷移條件的本市戶籍人員落戶問題,近期,北京出臺了“公共戶”落戶政策,于2021年6月1日起執行,全市每個戶籍派出所,原則上只設立一個非農業“公共戶”,接收暫不具備市內遷移條件的本轄區非農業戶口人員落戶。
 
這些都是很現實的問題:無房員工離職后要不要退出集體戶口?買了房子但是原戶內人員不肯遷戶口怎么解決?在京無房、父母是集體戶,新生兒該如何落戶?
 
平時我們經常碰到這種事,小孩急著上學,花好幾百萬買的學區房,因為房東的戶口在這套房子名下,房東在其他小區購買了新房,新房是期房,剛開始預售施工,戶口遷走的時間是未知數。
 
 
這個時候誰都會急,但房東肯定不會退款,而且遷移戶口采取的是自愿原則,如果原房主不遷移戶口,相關部門也是無法干涉的。
 
公共戶口,就能完美解決這些問題。
 
按規定,房子賣了之后,原房主的戶口應該遷出去,但本人、配偶或其他直系親屬沒房子,戶口無地方遷,就可以遷到公共戶里。
 
兩口子離婚后,沒房子的一方戶口無處可遷,也可以遷到公共戶。
 
此外,新生兒親生父母一方戶口在本市“公共戶”內,且新生兒無法在本市其他地址申報出生登記的,可在其親生父母戶口所在“公共戶”內申報出生登記。
 
公租房住不成了,戶口需要遷出來,沒地方可遷的,也可以遷到公共戶里。
 
事實上,北京的公共戶政策今年1月份就在“預熱”,當時發了一個《關于設立"公共戶"的工作意見(征求意見稿)》,征求意見的時間截止到2021年1月29日,現在是把意見稿的內容給落實了。
 
與北京情況相似的是上海,也在近年實行了“公共戶”政策。
 
在滬無配偶、無直系親屬、無住房(包括其本人、配偶、直系親屬在滬無個人產權房及租賃公房)、所在工作單位未設立集體戶等原因確無處落戶,申請在實際居住地“社區公共戶”內落戶。
 
 
在2018年,上海發了一個《常住戶口管理規定》,其中提到:只需實有人口系統中有登記信息,即可辦理社區公共戶。
 
表面上看,這只是一次戶籍制度的變動,深層次看,卻是房產與戶籍“解綁”的標志性事件。
 
注意,以上幾個落戶條件,都提及了“沒有住房可遷戶”這句話。
 
這就意味著:即便在全國落戶難度最高的北京,沒有房子,也依然可以變成“城市人”,成為這個城市真正意義上的“戶籍人口”。
 
北京尚且如此,更不用提其他二三線城市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這就是城鎮化加速的最佳契機:戶籍與房產實現“脫鉤”,使規模龐大的流動人口,在城市中“安家”。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為45.4%,較2016年提升了4.2個百分點,略慢于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的增長,但流動人口卻大幅度增加。
 
 
2020年末,流動人口達到3.76億,較2010年增長了1.55億。
 
如果除去“當地落戶、當地工作、當地生活”的戶籍人口,全國“人戶分離”人口已經高達4.9億人,與2010年相比,人戶分離人口增長了88.52%。
 
換言之,高達4億人都是漂在城市里的。
 
他們的戶口還在老家,因為落戶的種種限制,無法享受和當地人一樣的教育、醫保、就業的待遇,這是阻礙城鎮化率進一步提升的主要“瓶頸”。
 
表面上,我們的城鎮化率已經接近64%,可戶籍人口的城鎮化率還不到50%,讓4億人在城市里安居,至關重要。
 
公共戶口,就是最佳契機。
 
新華社主辦的《半月談》曾發表評論指出:“公共戶口”來了,搶人之后更需留人。
 
文章指出:吸引年輕人才落戶不能只靠一紙戶籍,人們更看重的,是戶籍背后承載的未來職業發展潛能、子女教育和醫療保障等社會資源的分配問題。
 
接下來,公共戶口將會承載更多社會職能,讓4億流動人口能看到“盼頭”。
 
讓龐大的流動人口在城市里落戶,除了戶口與房子“分離”,還要讓他們沒有“后顧之憂”。
 
 
上文提到,目前“人戶分離”人口高達4.9億,他們的房屋在老家普遍閑置,最終形成數量巨大的“無用”宅基地,這部分土地無法產生價值,甚至年久失修,是對土地資源的巨大浪費,也讓漂泊在外的流動人口始終無法在城里安心落戶。
 
因此,推動宅基地入市流轉,就成了當務之急。
 
讓閑置的土地產生“分紅”,既能合理利用農村土地,實現鄉村振興,又能使城市中生活的流動人口多一分“財產性收入”
 
根據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的實地調研及綜合測算,全國宅基地總共約有2.8億畝,其中空置約有1.14億畝。
 
2020年,已經為宅基地入市掃清了法律障礙,開始全面登記確權,厘清了產權問題后,2021年就會全面推進。
 
根據政策規定及實踐經驗,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宅基地直接入市,主要包括土地出租、協議出讓、公開出讓以及作價入股四種入市路徑。
 
 
步驟也不復雜,從實踐經驗來看,根據各地的實際情況,首先要“確權”,確定有多少閑置的集體經營性土地和宅基地,用招拍掛、協議出讓、作價入股多種方式“入市”,扣除農地征收成本、農民宅基地的補償,把土地成交款上繳一部分給地方財政,剩下的由村里自主分配。
 
至于出交易流轉的土地用來干什么,要看具體的項目承接,有建公共設施比如學校、醫院、游園的,也有建廠招商引資的,還可以配合土地增減掛鉤,給土地緊缺的大城市置換建設用地,為農村地區提供土地置換轉移收入。
 
一邊是公共戶口的加持,另一邊,是2.8億畝宅基地釋放出新的紅利,城鎮化已經“棋至中盤”,都說“長安居,大不易”,2021年開始,是時候讓4億人在城市中“扎根”了。

毛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