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

<samp id="ohxmw"><del id="ohxmw"><div id="ohxmw"></div></del></samp>

<font id="ohxmw"><del id="ohxmw"></del></font>
<i id="ohxmw"><option id="ohxmw"></option></i>

<i id="ohxmw"><option id="ohxmw"></option></i>
<font id="ohxmw"></font>

<i id="ohxmw"></i>

農民對進城落戶顧慮重重,不是素質不高,原因在此

近日,國家統計局發布《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主要指標》,2020年全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63.89%,比2015年提高6.56個百分點;戶籍人口城鎮化率45.4%,比2015年提高5.5個百分點。
 
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比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高出18.49個百分點,增速高出1.06個百分點。說明了什么?如果以2020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總人口數141178萬人來計算,目前有2億6103萬人長期生活在城市,但他們并沒有將戶口落在城市,并且他們落后的意愿也不強烈,因為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的速度比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速度低1.06個百分點。2.6億農民生活在城市,在就業、醫療、教育、住房保障以及失業和養老等社會保障方面并不能真正享受城鎮戶籍人口的待遇。目前,我國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城市已全面取消落戶限制政策,但為什么長期生活在城市,卻不愿意變成市民?由此產生數以千萬計的流動兒童、留守兒童、留守婦女和留守老人以及每年高達30億人次的春運等社會問題。
 
客觀來講,農民不愿“農轉非”的背后反映出新時期農民利益的多元需求。部分農民對進城落戶持觀望態度甚至顧慮重重,不能簡單地歸結為農民群眾觀念落后和素質不高。我認為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1、城市戶口含金量下降。因為二十年前的農村和現在相比還是相當的貧窮和落后的,大部分人依靠土地生活,辛苦不說收入也很低。但是隨著國家對“三農”領域政策的傾斜,特別是新農村建設和三年脫貧攻堅戰以來,農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經濟發展進入快車道,同時農村的教育、交通、保險等福利政策得到了極大改善,農村和城市的差距變得越來越小,戶口性質已經不重要了。
 
2、對打工沒有任何影響。農民不愿意轉戶籍,是因為不遷移戶口,在城市工作也是一樣的,不受任何影響。關鍵農民工還擔心農村的承包地因為城市戶籍而喪失。農村土地確權流轉入市政策實施后,政府提出農村土地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分置的要求,即農村土地為集體所有,但是承包權、經營權可以轉讓。同時農民可以進城買房落戶,但是農民仍可保留土地承包權。未來,農村土地增值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既然這樣,為什么要進城落戶呢?
 
3、房價貴很多人承擔不起。農民進城買房如果沒有剛性需求,是不會輕易買房的,即使農民愿意到城里落戶。但是城市房價很貴,盡管有很多優惠政策,有的農民還是買不起房子。根據實際情況看,經濟條件好一些的都在城里買了房,其中的絕大部分還是農村戶籍,如果孩子也在城市上學,一般選擇是把夫妻一方的戶口遷入城市,另一方保留在農村。
 
4. 城鄉兩棲可以解決后顧之憂。目前,絕大部分進城農民工沒技術、沒手藝,爭不上好崗位,一年到頭掙錢不多,在城市打工心中無底,生怕宏觀經濟波動使自己在城里無事可做,而回鄉又無地可種。農民最擔心的是轉變為城鎮戶口后會失去原有土地和宅基地。不少青壯年是城鄉兩棲,把承包地作為暫時之所,有事可做,遇有機會,再找別的工作。有農民工表示,種地雖然沒有多少收入,但起碼保證有飯吃,一旦遇到事情好歹有依靠。城里居住雖好,但一旦沒了工作,難以生活。
 
這樣來看,“城市套路深,我要回農村”也不是一句簡單的笑話,想要農民在城市留住身,融下心,還有許多很長的路要走......

毛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