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

<samp id="ohxmw"><del id="ohxmw"><div id="ohxmw"></div></del></samp>

<font id="ohxmw"><del id="ohxmw"></del></font>
<i id="ohxmw"><option id="ohxmw"></option></i>

<i id="ohxmw"><option id="ohxmw"></option></i>
<font id="ohxmw"></font>

<i id="ohxmw"></i>

杭州更新限購政策,一夜之間他們的買房資格沒了

為了買房,2020年底我們舉家從北京搬到杭州,并在今年春節前完成落戶。
 
沒想到,杭州“8.5”新政一出,還沒買到房的我們,一夜之間竟也成了被刷去的30%中那一個小分子。
 
看到消息是8月5日一早,上班路上無意刷到“杭州發布”更新的一條“杭州進一步加強房地產市場調控”的消息,在地鐵上的我看到“連續繳納社保滿24個月”的時候,我腦袋嗡的一下。很快老婆也給我發了限購的截圖,然后說了句“我們的買房資格沒了……怎么辦?”
 
這個問題,我也找不到最好的答案,似乎我們來杭州失去了全部的意義。
 
半個月過去了,說不難受是假的,之前看中的房子沒買也多少有點后悔,這種感覺像極了電影里的那句臺詞,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房票”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失去時才后悔莫及。
 
01
 
我是一個互聯網碼農,在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做了近六年軟件開發工程師,2018年底有個要好的同事為了買房從北京離開,去了杭州,2019年又有大概三位同事陸陸續續去了杭州。
 
由于我們公司在杭州有分公司,大家屬于平調,而且工資待遇也不變,薪資水平在杭州也算可以,工作生活變動的影響并不大,關鍵是工作節奏不會受到太大影響,至少不屬于全部清零。來杭州之前,我經常和杭州的幾個同事交流,看著他們都買了房,生活沒那么漂泊,我也開始動搖了。
 
2019年下旬我就把想法跟老婆說了,商量之后,她初步同意去杭州,但是因為我們孩子剛報名上了幼兒園,老婆工作也在上升期,所以我們的節奏比他們慢一些。真正離開已經到了2020年下半年,做出這個決定,老婆心有不甘,離開對她而言意味著一切清零,她還是想留在北京,但北京房價又讓我們望而卻步。
 
杭州落戶門檻比較低,當務之急是抓緊把社保轉移過來,只要有1個月社保記錄我們才能落戶,公司人事也很給力,社保幾乎同步轉移到了杭州,一個月后在浙江政務服務網上申請人才落戶,從審核通過到拿到調檔函再到成功落戶差不多15天。
 
只可惜我們落戶晚了一步,當時西湖區有個新盤開盤,還是現房銷售,學區也挺好,與我落戶杭州幾乎前后腳,到后來發現是個萬人搖,也就不覺得可惜了。
 
02
 
落腳杭州,我們在地鐵2號線沈塘橋附近租了個兩室一廳,因為老人還要幫帶看娃,兩室一廳是剛需,月租金是4600元,租金倒是比在北京時便宜了些。那段時間,租房、找工作,還要給孩子找合適的幼兒園,我們的精力被打散。
 
春節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復盤,我和老婆手頭上的錢都做了盤整,扣除我們必要的開銷,大概有五六十萬,我們買房的訴求也很簡單,一開始我們預算總價300萬上下,單價最好在3萬元以內,還要考慮學區,位置不能太偏,但后來朋友建議最好能一步到位,于是我們上調了預算至400萬。
 
上調后我們手頭資金就不夠了,后來跟爸媽商量,他們說把老家市區的房子賣掉來支持我們,一個四線小城二手房也賣不上價,中介告知大概能有七八十萬,我爸報的高一些。
 
整個上半年,我們基本都在籌備資金,然后碰運氣去搖紅盤。因為我同事他們搖了半年紅盤后,最后都買了二手房,我也有個心理準備,畢竟紅盤難搖,我們計劃先花大半年時間搖號,搖不到再考慮二手房。
 
那時候總想著,落戶了一切就都來得及,房子可以慢慢看。
 
03
 
我們第一個參與搖號的盤就是紅盤,在蕭山南部臥城,項目位置雖不是很滿意,但價格和戶型很“香”,精裝限價29800元/平方米,三室兩廳兩衛最低265萬。說來運氣也是好,三千個人登記搖號,我們的排位超預期得好,很有可能撿漏,無疑剩下的房源也很差了。
 
懷著期待,一個一個等,看著面前的房源一個一個被選完,可撿漏的都是三樓以下房源,由于我們是第一次搖號,覺得以后有的是機會選擇自己喜歡的房子。再加上老家的房子還沒賣掉,我們打算等一等。
 
6月份的時候又搖了拱墅區鐵路北的一個項目,地鐵上蓋,商業、產業和學區配套很好。關鍵是戶型也正是我們想要的,100平米三室兩廳兩衛,總價360萬左右,相比第一個搖號的項目,貴了不少,不過等老家房子一賣,我們就夠得上了。
 
但第二次搖號我們沒那么幸運了,四千多人搶不足200套房源,當時中簽率只有3.63%。我們打算死磕這個項目,結果還沒等到再開盤,卻等來了“8.5”新政。
 
就在上個月,老家的房子賣掉了,老爸說怕耽誤我們買房,最后“割肉”降了好幾萬塊賣出去了。
 
距離“第三次”搖號,我大概還有一年半社保的距離,到時候不少樓盤肯定要“拼社保”,剛滿兩年的我只有去買二手房的份了。如果我和同事們一樣,放棄紅盤執念,而是選擇合適的樓盤就上車,該有多好??上?,沒有如果。
 
這幾天總在想,來了杭州買不了房,還不如再回北京?這個念頭很快又被自己否定了,想想如果我一直搖紅盤,可能也要搖到明年了,只能再等一等,對未來心存希望.

毛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